“伯恩”开启一个谍影重重的电影时代

在二战中失去了世界中心位置的欧洲大陆,因为诸多历史遗留问题而具备了源源不断讲述间谍故事的文化和心理背景,类似的故事被放置到不同的人物身上,以各种经典戏剧架构反复讲述。早在1935年,还在英国创作的希区柯克就拍出了《三十九级台阶》,以游走在职业道德边缘的女间谍形象来展示模糊暧昧的英式爱国主义,堪称早期间谍片的经典之作。

冷战时期,在全球政治氛围和经济景观的推动下,间谍片到达繁荣期,《007》系列也在这个时期首次登上大银幕。苏联的间谍题材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在苏联和中国都收获了大批观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间谍片的暂时沉寂让新世纪的观众们对间谍片有了疏离的记忆,同时也似乎重燃了他们观看孤胆英雄的热情。

《窃听风暴》新世纪之后的欧洲间谍片,以一种反美国式特工英雄的模式占据了间谍片中的一席之地。2006年,德国拍摄的《窃听风暴》在票房和电影节上均大获成功,影片事无巨细地描述了民主德国对具有自由意志的艺术家们的监视行动。1984年,东德严格控制政治言论和艺术创作,国家安全局特工魏斯曼奉命监听剧作家德莱曼及其女友演员克里斯蒂娜的生活,监听过程中,魏斯曼渐渐对自己的监听对象产生了兴趣,开始暗中协助他们,甚至帮助莱徳曼在事发之时藏匿证据,因此毁掉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影片中,昏暗逼仄的监听环境与德国阴冷潮湿的冬天彼此呼应,构成了影片凝重的影调氛围与叙事节奏。

以《窃听风暴》为代表的民主德国题材电影,在新世纪之后渐渐开始走出言说的禁区,对政治铁幕的抨击,开始成为德国间谍片中常见的主题。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四位英国男星如果说欧洲的间谍片秉承了某种相同的气质,那么相对缓慢的叙事节奏,沉闷而阴暗的影像色彩,缄默少语的反英雄主角或许就是他们得以被归类的特质。拍摄于2011年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就是这样一部间谍片。且不说植根于国际格局的剧情设置,单单是加里奥德曼、科林费斯、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汤姆哈迪担纲的演员阵容就几乎提前昭示了影片的优秀程度。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改编自英国作家约翰勒卡雷的同名著作,曾被认为是最难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故事同样发生在冷战时期,俄国间谍机构“中心”在英国情报组织“圆场”内部埋伏了内奸“地鼠”。包括加里奥德曼饰演的“乞丐”在内,一共有五人成为了怀疑对象,他们是“圆场”上一任“老总”以一首童谣命名的“锅匠”、“裁缝”、“士兵”、“穷人”、“乞丐”。

影片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都极度克制,以对应于小说中的大量复杂闪回和细节来一点点编织出真相,而英国顶级男演员的群戏,也使得影片在阴郁暗沉的风格之下,葆有了叙事的张力与连贯。大多数场景都发生在封闭的办公室中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以自己的执拗,摒弃了邦德式的英雄主义,贴近了真实间谍的生活状态。

当然,谍战也从来不是欧美强国之间明争暗斗的专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饱受荼毒的亚洲范围内,“谍战”往往和国家民族的反抗和觉醒联系在一起。在战争当中卧薪尝胆的被侵略国地下情报人员与侵略者斗智斗勇,以及面对家国存亡和生命安危时的艰难抉择和善恶斗争,也成了亚洲谍战片当中的重要主题。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